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新闻 >

大学“夫妻宿舍”引争议 媒体:外界没必要瞎操心 李孝利金九拉 完美国际补丁下载 合肥到上海动车时刻表 人间正道是沧桑演员 深圳万科物业招聘 2016年2月21日 福州少儿频道 黄晓明与北影聚会 一本漫画闯天涯2妙想天开 年少天纵1931 针头去哪了?揭秘糖尿病注射针头乱扔背后的乱象

2020-2-1

  “夫妻宿舍”引争论:外界没必要瞎操心

  学校在基本的制度安排上提供一些方便不作硬性要求。给出一个方案不去过度解读本身就是宽容、宽厚的大学精神的体现。

  ------------------------------------------------

  10月27日一条“南开大学推行夫妻宿舍”的消息在网络上刷屏。南开大学称考虑到已婚在校学生需求学校推出的“夫妻宿舍”可以让学生夫妻住在一起方便沟通感情。不过申请人夫妻双方必须都是南开大学在籍在校生。南开大学消息中心工作人员也表示南开推出学生夫妻宿舍只是一种人性化服务并不是鼓励学生早婚。(封面消息10月30日)

  针对南开大学这一举措舆论纷纷扰扰不少人称赞大学的人性化认为“夫妻宿舍”为在校学生提供了某种温暖的生活保障也有人认为大学不是酒店宾馆大可不必迎合部分学生的需求与愿望。有人甚至认为在贫困生尚多、生病学生家庭无力负担医药费、大学生“裸贷”事件层出不穷的今天此类消息还是少些为好。

  任何一件引起争论的事情多有“两面性”至少会呈现出不同的样态。观察的角度不一样信息传递过程存在增益与损耗均可能影响外部的认识。有争论也不是坏事当事方不仅可以从中汲取好的意见也可以藉此将事情全貌讲得更清楚。比如针对舆论此前的质疑南开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就回应夫妻宿舍并非鼓励学生早婚。

  准备了“夫妻宿舍”说明学校注意到了学生中间可能会存在类似的需求。“夫妻宿舍”只是一个选项画勾还是打叉或者干脆选择一笑而过全在学生自我的选择。这样的做法似乎还谈不上鼓励学生都去结婚。

  学校当然不是宾馆酒店但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圣殿。男女两情相悦以及由此延伸出来的正常夫妻生活可谓天经地义。让已婚男女分开居住并不符合人性而且当前的法律法规也没有规定不许在校男女同居。2004年出台的〖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规定在校大学生符合我国〖婚姻法〗规定的结婚条件可以结婚。结婚了当然可以同居一室学校适当调剂一下宿舍提供一些便利并无不可。

  那种认为青年男女学生不应该考虑结婚的想法未免多虑。结不结婚一要看是否符合法律规定二要看本人意愿就像南开工作人员说的那样完全属于“私人事务”他人大可不必置喙。外界跳出来充当人生导师指手画脚本身就是在瞎操心。

  学校在基本的制度安排上提供一些方便不作硬性要求。给出一个方案不去过度解读本身就是宽容、宽厚的大学精神的体现是过来人对年轻人“同情之理解”这有什么不好?与其奢谈什么理想还不如多一些人间烟火;与其总是强调大学的神性还不如认真地回归人性。

  大学当然是承载文明、张扬理性的公共场域但越宏大高远越应该注意每一个具体的“人”。让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自我被尊重感受到细节的体贴与温情这样的大学才是真正理性的大学。

  至于说目前高等教育依然存在的贫困生现象与推出“夫妻宿舍”完全是两个概念。要知道“夫妻宿舍”不过是宿舍的合理调剂并没有占用学校扶助贫困生的资源。随意在二者之间拉扯不合适也不现实。无论时代如何变化观念如何更替对人的尊重、呵护应该是不变的底色。我们为大学教育所做的所有努力都应该是为了让年轻人拥有更美好的生活。

李孝利金九拉 完美国际补丁下载 合肥到上海动车时刻表 人间正道是沧桑演员 深圳万科物业招聘 2016年2月21日 福州少儿频道 黄晓明与北影聚会 一本漫画闯天涯2妙想天开 年少天纵1931

  针头去了哪里

  身为一名内分泌科医生胡源习惯了日复一日地为糖尿病人看诊、开具处方与查房。大大小小的病例等着他处理越垒越高的医学论文等着他了解相较之下医用针头显得有些不值一提。

  从业10余年间他从未想过那些被患者带回家自行采血与注射胰岛素的针头后来都去了哪里。

  直到2014年一个普通的工作日这位无锡市中医医院的医生随口问了问病人如何处理针头。答案让他“后背发凉”——在医院被谨慎收集、处理、焚烧的废弃针头在院外却轻松投入到生活垃圾中。这些长度不足一厘米的医用锐器散落在垃圾堆里暴露在空气中可能正携带着肉眼看不到的病原体。

  胡源坐不住了他确定在科室为患者做一次迟来的知识普及。他自费购置了一些收集废弃针头专用的锐器盒免费发放给糖尿病患者并指导他们将废弃针头交回医院。

  4年过去这场原本只在一间科室酝酿的气流席卷了长三角14家三级甲等医院与数不清的一、二级医院。米黄色的圆柱形锐器盒一共发放近万个保守估计至少从垃圾堆里“抢”回了50万个废弃针头。

  相较每年使用量上亿的采血针与胰岛素注射针50万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分子。

  胡源的身侧如今站着近百人在为此发起的公益组织“爱未来” 中有他的同事、亲友、患者也有大学生志愿者。这些人正在努力让这个数字更大一些。

  曾有罹患“糖尿病足”的老人一瘸一拐地赶回医院上交盒子。哐当哐当上百个针头碰撞在一起那是攒了3个月的量。这个年轻的医生突然觉得自我手里收回的也许不仅是一个装满针头的容器还有一些别的东西。

  乱扔针头的背后藏着一个巨大的“三不管”地带

  一个锐器盒成本不足两元却能装下上百个废弃针头。回收针头并不复杂:医院发放锐器盒并为病人提供针头“以旧换新”服务——交来一定数量的旧针头可免费换取新针头。

  胡源向病房里的糖尿病人发过检查问卷回收问卷之后他傻眼了。50个病人里只有1个人能做到回收废弃针头。

  “太麻烦了”。协助发放问卷的护士长朱立萍带回来病人的声音“(针头)随便扔扔就好啦。”“这么多年都是直接扔垃圾桶没有什么问题的。”

  胡源后来才意识到乱扔针头的背后藏着一个巨大的“三不管”地带“可以说是管理盲区”。我国的〖医疗废物管理条例〗对于在医疗机构产生的医疗废弃物处理有着严格的规定可当危险废物产生地点为家庭、且执行者是患者本身时就没有了约束力。

  他查阅资料发现〖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规定“收集、贮存、运输、利用、处置固体废物的单位与个人必须采取防扬散、防流失、防渗漏或者其他防止污染环境的措施;不得擅自倾倒、堆放、丢弃、遗撒固体废物。”而依照〖国家危险废物名录〗废弃针头等医疗废物属于危险废物理应受到管理。

  问题由此而来。糖尿病患者普遍缺乏相应的法律常识可他们唯一能获得这些知识的渠道——医疗机构与药店厂商却都心照不宣地回避了这一问题。“药店厂商只管卖药卖针哪里会给自我多找麻烦。”李巍说。他是一家医药公司的代表也是“爱未来”的创始人之一。

  而在医疗机构需要烦恼的事情太多了。无锡市第三人民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华文进坦言自我做了33年的内分泌科医生忙着研究如何更精细地“控糖”。他所在的科室常年教患者如何有效地注射胰岛素、怎样减轻注射的疼痛。无论是前端的医学技术发展还是中端的注射手段改进他所在的内分泌科都未曾缺席唯独少了对那些数量庞大的家用废弃针头去向的追问。

  在过去那只是末端不值一提的存在。但胡源的想法让他意识到一个很紧迫的问题——废弃针头潜藏的危险。

  曾被忽视的已经悄然变成了庞然大物。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与中华医学会内分泌学分会提供的数据显示全国18年及以上人群糖尿病患病率为9.7%患病人数近1亿。这意味着每年数以亿计的采血针与胰岛素注射针头由患者在家使用并存在随意丢弃的风险。

  在无锡市中医医院内分泌科主任朱丽华眼中这个数字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将只多不少。从医数十年她注意到了中国糖尿病患者人数的“爆发式增长”已跃居全球糖尿病病患数量首位。核心原因在于生活方式的改变“吃得太多动得太少。”让她忧心的是这个态势不但没有遏制并且在年轻人群中有不断扩大的苗头。

  “这些针头到底该丢到哪儿?”胡源的问题难住了不少内分泌科医生。多年前就曾有糖尿病患者指着装满针头的药盒拿同样的问题问过苏州市中医医院内分泌科主任黄菲。

  这位经验丰富的医生能熟练解答控糖方法可那次她只能想了又想最终建议对方找一个玻璃瓶把针头装满后一定拧紧密封再丢弃。起码这样可以避免让环卫工人与拾荒者直接受伤。

  朱丽华很清楚随意弃置的带血针头可能造成怎样的灾难。终日与垃圾打交道的环卫工人与拾荒者往往只有手套防身翻找垃圾时一不小心就可能刺伤手指。一旦针头携带病原体就有了传播的可能。即使不被刺伤针头附着的细菌也远超过一般家用废弃物。

  目前并没有全国性的有关针刺伤的研究但仅在上海市静安区清运队几十人的队伍里很多人都被那些不到1厘米长的针头刺伤过。

  当一名环卫工或拾荒者患上传染病“一个家庭就会因此背上沉重的经济与精神负担”。朱丽华说这是她最终下定确定同意胡源在科室“大干一场”的原因。

  跟病人讲大道理不好讲胡源与护士长朱立萍商量的结果是病人攒满一个锐器盒的废弃针头便可以交换一盒注射使用的针头。

  没过多久糖尿病专科护士陆晶晶注意到“很多人都是奔着新针头来的”有人来交锐器盒时还会跟她发脾气明明自我交了很多针头怎么只送一小盒新针头未免也太抠了。

  还有人说:“你们收废弃针头肯定有利可图不然怎么可能好心还送我们新针头?”

  “你们是不是收回去随便消个毒又拿来给我们用了?”

  胡源放弃了这个方案。

  此时差距他开始尝试已经过去好几个月。杂物间的一隅装满锐器盒的箱子整整齐齐码放着他们根本发不出锐器盒更收不回来。那时他悄悄作了统计:发放的锐器盒回收率只有10%左右。

  倡议得以顺利推进的关键是三个字“同理心”

  只有护士长朱立萍清楚角落里的锐器盒其实并非完全不受欢迎。总有那么一两个病人来复诊时会讨要新的锐器盒还有腿脚不便的老人命令儿女来要。甚至她自我也会拿上一些回家发给邻居。

  输液针是她极其常见的工作伙伴。密密麻麻的针头与针管缠绕在一起稍有不慎就会伤人。几乎每一次被扎伤后她都会条件反射地吓一跳然后不断消毒与冲洗伤口直至手指揉戳到通红麻木。

  科室推出锐器盒时她第一时间想到了那些环卫工人与拾荒者。他们与护士一样面临着被针头扎伤的风险。护士可以一遍遍清洗消毒用最快的方法处理但他们没有这样的条件。

  她的思考写进了科室对糖尿病患者教育的章程。每一位需要在家注射胰岛素的病患都被护士拉着思考同一个问题:随意弃置的针头连家人都可能误伤何况那些在垃圾堆里翻拣讨生活的人?

  “他们与你我都一样是活生生的人染上那些疾病他们还能如何生活?”朱立萍说他们希望用这种案例说明锐器盒的意义不再只是为了“环保事业”而是“保护自我也保护他人”。

  锐器盒被领走的速度变快了。胡源也有了更大的想法:是不是可以在全国各大医院铺开让更多人接受这一理念?

  黄菲所在的苏州市中医医院是最早响应的医院之一。这家医院持续19年的患者教育里都包括为糖尿病患者讲解废弃针头的危害与处理。黄菲也常与病人分享自我的体会:每个人都在抱怨环境的恶劣都不喜欢垃圾围城都讨厌雾霾可事儿真到了自我手边却连收集废弃针头都做不到扔完什么都忘了继续把抱怨挂在嘴上。

  “你们一定不要随便乱扔针头这是在做善事。放心带回来换不用你们出钱。”她对病人说。有人问她:“黄医生你怎么会想到这一点的真好啊。”

  在苏州市中医医院内分泌科目前锐器盒的回收率接近90%年回收针头近4万个。

  华文进也拍板同意无锡市第三人民医院内分泌科免费向病人发放锐器盒并进行推广活动。此外包括无锡市第一人民医院、无锡市第二人民医院在内的无锡市所有三甲医院内分泌科都选择加入。

  在华文进看来倡议得以顺利推进的关键是三个字“同理心”。从医30余年他见过太多有抑郁焦虑倾向的糖尿病患者日复一日注射胰岛素不仅会给他们自身带来痛苦也意味着会给他人带来麻烦。收集针头这个小小举动“可以把患者的恻隐之心激发调动起来也有助于疾病的恢复。”他说“假如能让患者觉得自我的举动能帮助他人这对情绪与病情的控制都有一定的正向作用。”

  此前一直是“爱未来”通过募捐筹款来购买锐器盒。越来越多的医院主动找上门来甚至有医院愿意自行承担购买锐器盒的费用。一位80年的患者是固定的捐赠者之一他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托子女送来捐款还会顺带问问进展。

  信息越传越远。南京、连云港等地医院的内分泌科医护人员也与胡源联系表示要加入针头回收工作。

  无锡市第二人民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姚伟峰从中看到医患关系正在一点点被缝合。他觉得这个过程中医患双方正在重建信任。只有如此病人的依从性才会增加血糖指标也会更易被控制来自医生的建议也有了更多被倾听的可能。

  针头到底怎么处理他更希望政策层面能厘清相关责任

  胡源暂时还想不到那么远他的烦恼是如何进一步提高锐器盒的回收率特别是让病人家属也能提高认识。一个巧合的机会锐器盒的项目到了江南大学设计学院与西交利物浦大学工业设计学院的课堂上。

  西交利物浦大学讲师黄淑君来自香港她一直发愁这群成长在优越环境的学生无法体会“设计者的社会责任”。从学生作业里她能够看到学生们喜爱设计宠物用品、汽车甚至是奢侈品“离自我很近离社会很远”。

  这次她把学生统统“赶”出了教室让学生用自我的设计才华帮助胡源。“你帮一个公司设计一个产品只是为了赚钱而真正的设计是有社会属性的它是用来解决生活中的问题的。”

  几乎在同一时间段江南大学副教授肖东娟也把锐器盒放进了教案她领着一群学生研究“如何更好地生活”她希望学生真实地接触患者、医护人员、医疗器械公司与病人家属以此去理解设计。

  这名老师确信锐器盒只是一个开端还有更深层次的病人需求等待被挖掘。

  内分泌科显然超出了大学生的想象。病房不需要他们设计什么精致有趣的手机应用程序以中老年患者为主的病人对新媒体没有任何需求。年轻的学生站在一旁茫然无措。

  护士推着手推车穿梭在各个病房之间时而监测血糖时而注射胰岛素。江南大学学生颜晨曦的视线最终锁定了堆满医疗用具的手推车。他注意到注射培训工具包里各类工具摆放凌乱不利于收纳。记性不好的护士往往会因此耽搁时间。

  他与同学有了第一个设计思路。抛弃花哨好看的外表他们重新设计了注射培训工具包通过工具包内部结构的调整专门辟出消毒片、注射针头、锐器盒等放置的区域只求空间最大程度地合理利用。

  工具包里还留了一小块儿空地那是留给纹身贴的空间。纹身贴是用来盖住人体上那些密密麻麻的针孔。

  这个90后男生第一次知道I型糖尿病这种多发生在儿童与青少年身上的胰岛素依赖型糖尿病“非常非常痛苦”。据无锡市第二人民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姚伟峰介绍I型糖尿病的患者血糖波动很大很容易患上各种并发症。糟糕的是得这类病的往往是孩子。

  胡源安排江南大学学生参加了一场公益活动。那场活动上颜晨曦看到了一群罹患I型糖尿病的孩子。他们中最大的不过14年最小的8年。孩子们穿着病号服站得歪歪扭扭脸上笑着嘴里唱着歌。

  人群之外的颜晨曦眼泪快掉下来了。他找到了自我想做的事。他设计的工具包里有一个玩具人体模型那是供孩子学习打针用的。他还配套设计了一款小程序家长可以定位孩子每天的注射位置一旦孩子自我注射完成家长点击确认小程序就会给予孩子奖励。文身贴就是一种奖品。

  文身贴不大一圈一圈覆盖在皮肤上最后会连成一个徽章的模样。

  胡源也没想到这场跨界的参与最后会留下那么多设计成品。有学生陪糖尿病人呆了好几天得知很多人都有出行的愿望但注射工具等物件收拾起来实在麻烦大包小包的也怕落了东西。他们设计出一款糖尿病人专用旅行包所有可能用到的工具都能囊括方便整理也不易丢失小件。西交利物浦大学的学生则重新包装设计了锐器盒用更简明的卡通形象与文字让它对常人更具吸引力。

  这些成果都被胡源送到了更多医生的案头。他希望真正让这些设计落地。黄淑君则期待等到这些体察过社会的设计系学子走上工作岗位的那一天今日埋下的种子都会破土、发芽。

  胡源从没想过从一个针头起步的小小设想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如今推着他继续向前的力量越来越多。这两年也是与其他医生的聊天才让他注意到不孕不育症患者、发育迟缓儿童的数量都在不断抬升。与此对应的是性激素与生长激素家用注射的普及化——针头的来源又增加了。抱着一堆锐器盒他又跑去了妇幼保健院拉着对方的医护人员讲道理。一次不行就去两次。不行就磨磨到对方同意。

  这也是华文进最感慨的地方。在他看来胡源为了说服一家医院可以牺牲所有休息时间来来回回跑上十几趟“听起来有点儿傻却是真正的达则兼济天下。”他觉得自我受到了刺激“年轻人都在努力自我也要不待扬鞭自奋蹄”。

  不过胡源更希望政府相关部门重视针头问题从政策层面厘清相关责任。到那时“爱未来”就能腾出手去发现与尝试新的项目。

  在他看来一个社会进步的表现就在于许许多多的公益组织能不断冒出去暂时缝合那些社会功能被撕裂之处的伤口。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袁贻辰 来源:中国青年报

成都会务公司 http://www.i-d.cn/
上一篇:朝鲜高规格接待日本议员猪木 讨论“绑架问题”  
下一篇:替考或让他人替考入刑应慎重